沸腾鱼

Roger . 陈鸿图

2005/4/22


这是一道菜.

为什么会叫做『沸腾鱼』?因为它上桌的时候,整锅菜肴在激烈的沸腾翻滚.它会在餐桌上自行沸腾三到五分钟.

我今天写的不是菜谱,而是因为这一道菜所引发的种种回忆和想法.

有时,心中的思绪正如这锅『沸腾鱼』,汹涌翻腾.

人生,很像织布架上的那匹棉布,一丝丝的经线,必须靠梭子上的那条纬线来回串织.

绷紧的固定经线就像是我们每天的必然遭遇,而我们就是那条来回的纬线去把它们编织成一块人生的布.

『沸腾鱼』是『水沙莲』新推出的一道菜.

小彭是水沙莲的大厨,四川成都人.二星期前,我提出要做沸腾鱼的构想,因为有一个重庆大厨跟我提起一个类似的菜,并邀请我去他在南宁的家里品尝.

我去了,饭桌上他大肆吹嘘,这道菜是他的家乡菜,他是如何的改良,并如何地颠覆了北京的餐饮界.虽然,我觉得并不比我们目前的『香水鱼』高明多少.但是他说,北京那家餐厅因为他的这一锅鱼,让他们从一家只有十六桌的小餐馆,五年内发展到全中国十家大酒楼.

而现在的北京总店有一百五十张桌子,光是这家总店,每天出一千多条沸腾鱼,目前总资产达十四亿人民币.

不管是否吹嘘,他说得太神奇了,让我想尝试做这一道菜.

『沸腾鱼』算是川菜.

我跟大厨小彭说了,他四处请教他的老乡,一群南宁的成都厨师汇聚在水沙莲餐厅,每人都有他的主意.

一锅『沸腾鱼』要用一条鱼.第一天宰了五条鱼缸里活蹦乱跳的大草鱼,第二天再五条,一锅一锅的试,不管是重庆厨师或是那些成都厨师说的都不准,我们自己试出来的,才是真正的经典.

水沙莲的『沸腾鱼』香!!!我自觉不逊于那天在重庆厨师家里所尝过的那锅鱼.

整个过程,是人生的一条纬线.这条纬线把所尝过的『沸腾鱼』,和所听所闻及众人提议,再加上自己的尝试串织了起来.

这匹布的长短不在于人的寿命,而在于所下的功夫,及是否勤于编织.

我每天都在织这匹布,这匹布里,『水沙莲』紧紧密密地占了很大的篇幅.


今天,仍然是阳光亮丽,出了开空调的餐厅,额头上会微微冒汗.扁桃树的阴影印在红砖人行道上,抽出嫩芽的枝叶在微风中摇摆.靠窗的桌上摆杯咖啡和笔记本电脑,望着马路上的过往行人和车辆沉思,这可能是服务员长期来对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.

昨晚醉了,醉得不醒人事.风尘刻划出数年来的模样,咖啡的液面上可以隐约瞧见自己的影子.

下雨的日子,曾印在人行道水洼上的脚印,早已溶于水中,也不知已经流向何方.

有时,很难在过去与现在交织的回忆中清醒.也有时心想,很久没去海边了,也很久没泡海水了.台湾家里的五艘船板已经积了两年的灰尘,不晓得现在是否还拉得动船板上的那张帆.


『沸腾鱼』是水沙莲最新主推的一道菜.

几天下来,我们已经出了无数的『沸腾鱼』,而且越做越好.

我们不停的在用心,我相信,如果说北京的『沸腾鱼』要比水沙莲的还好吃,应该~很难很难!

我们摸索出自己的一条路,水沙莲的『沸腾鱼』清香滑嫩,肉薄不碎.

如果你是有心人,你吃过北京的『沸腾鱼』,那么你真应该也来水沙莲瞧瞧,我们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.我们有无比的自信!

 

Back To The Previous Page 回上一頁

 

 

水沙蓮註冊商標

Trade Mark of V-Touch 

V-Touch / PILOTEX CO., LTD

All Rights Reserved